快捷搜索:  test  as

刘利刚:财政政策刺激空间比较有限

编者按:

怎么看待当前的经济形势,如何预估明年的经济走势,怎样看待当前经济面临的困难,如何落实中央的各项决策?……12月20日,“2018中国经济论坛——复杂形势下的中国经济”由上海发展研究基金会举办、第一财经研究院协办,邀请多位专家围绕上述问题各抒己见。第一财经整理了他们的一些发言要点,刊发如下,未经本人审阅。

以下为花旗银行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刘利刚的发言要点:

在讲中国经济之前,我想讲一讲花旗对明年世界经济特别是一些主要经济体的发展,有什么样的看法。

2019年美国经济增长大概2.8%,2020年增速可能会有一个大幅的下降,会在1.7%到1.8%,原因也很简单,今年美国的财政赤字率大概是5.2%,明年会在6.2%左右,这就是大家对美国经济今后不是特别看好的一个很重要的原因。

美国经济已经有近十年持续上升,周期是非常明显的,特朗普的减税使周期可能延长了一下,但是今年花了很多钱,将来还是要还的,这样的财政紧缩,使大家觉得2020年美国经济会出现大的增速下滑,并不是说衰退,从2.8%降到1.8%左右,这对美国的失业、消费各方面影响都会特别大,特别是2020年美国又进入了大选年。

欧元区今年的增速应该在1.9%左右,明年大概小幅下滑到1.7%。欧洲财政方面相对比较保守,欧元区有经常账户的顺差。至于说欧洲是不是能够起到一个引领世界经济的主要“火车头”的作用呢?也很难,它的很多问题短期内难以解决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